PeterThiel看上的公司却在2年内夭折,Everest
验尸报告
PeterThiel看上的公司却在2年内夭折,Everest
Everest 共同创办人 Katherine Krug

Everest 的愿景是打造一款能够给每个人的成长以切实帮助的数位平台,帮助他们实现梦想,取得个人生活中的种种目标。大家普遍的梦想往往分为以下几种:环游世界,学习一门外语,跑个 5 公里长跑,写一本小说,买一栋房子,将自己的身材塑造得有型。为了实现上述的种种目标,我们甚至了下面几个环节:

计划 :将一个大的目标分解成为小的行动,细化到天。「日拱一卒,不期速成」这是我们的理念。使用者可以设置不同的阶段,细化行动,并设置提醒。

进度条 :这个直横条能够清楚地显示目前目标完成的进度,让人们能够有动力继续坚持下去,并且为每一个小的目标而欢呼。

梦想团队 :鼓励使用者集结成为最多三人的小团队,团队成员负责提供行动建议,相互之间的鼓励,并且在某个成员没有如期完成计划中的任务的时候给予督促。

激励 :我们没有选择用「点讚」或者「喜欢」按钮,而是选择用了不一样的字眼:「激励」。使用者们都可以查看自己的「激励点数」,就算他们没有採取一次改变世界的行动,但是看到别人所给

予的反馈也能因为体会到自身的成长而欣慰。

挑战 :对于那些不知道该怎幺设置计划的人,专门为他们设置一次达到目标的指引,以此为基础,在 App 中即将细化出来的某个特定使用者群。

我们做对了哪些事情?我们真的非常重视设计这个环节,而且很明显我们的付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当我们开始寻求第一次融资的时候,其实没有任何来自硅谷方面的联繫。Victor Mathieux 有关融资演讲稿的设计让产品能够脱颖而出,原本冷冰冰的电子邮件现在变成了温暖的欢迎界面。每一次版本更新发表的时候 Apple 都把应用推荐出来。Julian Bialowas 的演讲稿设计帮助我们能够跟某些大的知名品牌达成合作。甚至公司内部使用的一些文件设计都保持了非常高的水準。

我们打造了无与伦比的公司文化。

每一个加入 Everest 的人都有着某些独特之处,还有一些属于他们个人的兴趣点。整个公司气氛充满了互助鼓励以及成长。每一个星期,公司都会组织一次攀岩,下午的时候会来一次越野跑,还曾经一起玩儿过风筝冲浪,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进行远游。团队在一起活动的时间那幺多,良好的公司文化帮助成员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都团结在一起,不曾分开。

我们成功的让业界最优秀的的人认同了这次创业想法。

很多极为聪明的投资人的顾问都能非常理解,以及认同这次创业想法,也相信这个想法背后所蕴含的巨大潜力。

公司在前期跟很多大的品牌签署合作协议,让它们参与到 Challenge 这个平台上。。

看到使用者能够在这个平台上改变自己的生活,创建一个又一个充满意义的人生目标,这让每个成员都倍受鼓舞。

我们做错了哪些事情?我们以为自己打造了最小可行化产品,这个产品身上拥有的都是「有了更好」的功能,而非「必须拥有」的功能。

我们只是一味地在产品基础上不断的添加功能,而不是不断去做取捨。我们相信能够在 4 到 6 个月的时间里发表产品,然后快速进行迭代。我们本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在我们着手开发之前首先去验证某些假设条件。

我们发表的产品运行缓慢,太过臃肿。

这句话不是我的原创,而是一个朋友给我写的电子邮件中这幺说道。他首先坦言自己非常喜欢这款应用,但是当他点击自己的个人档案,然后跑到卫生间去刷牙,等回来的时候加载数据才能完全结束。之所以会发生这一切是因为:

负责技术层面的共同创办人确实非常聪明,很棒的一个人,但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并没有开发 iOS app。我们这支创业团队一共四个人,各自在不同的地方。当最终决定团队所有成员都要搬到旧金山的时候,他并没有这幺做。

离线同步功能是一个藏在产品内部,具有致命风险的「特洛伊木马」,这让整个团队花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来开发,并且给产品增加了太多的複杂性。我们本应该在一开始将这个功能拿下来的。

在之前预计的发表日的两个月后,当新的工程师加入团队,所谓的「spaghett 程式」以及「技术债务」开始以每小时 10,243 次出现。大家都在讨论是否应该彻底废弃这个程式库,从头再来。我们选择还是继续使用,不断地进行清理,但是这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在测试产品上面并没有系统,且自动化的方式。所有的功能都是人工手动一遍又一遍地进行。

所有的这一切都说明我们是一个经验非常不成熟的产品团队,在成长过程中有着特别多严重的问题。

在产品发表后,花了 8 个月的时间才开始有效地追蹤各种指标。

我们一开始只是在黑暗中摸索着进行迭代开发,然后开始摸索到一些光亮,最后彻底找清了方向。我们当时本应该提前找到一些核心指标,然后在发表产品之前就

配置各种资源来追蹤它们。学到的一课是:尽可能追蹤评估产品指标的方方面面,但是在一开始就先确定你正在试图解决的问题是什幺,锁定它,围绕着它来做产品的迭代。

我们的烧钱速度太快了。

大概每个月要花的钱是 9 万到 10 万 5 千美金。我们聘请了越来越多的人来修复产品 / 进程中出现的问题,而不是从根本上扭转我们的开发方式,这样就带来烧钱速度越来越快的恶性循环。

有太多需要人工操作的输入,这对于行动 App 来说是致命的。

要开发行动 App,第一要务就是追求简洁,任何不必要的累赘能少则少,很遗憾我们并没有做到。

我们都知道如果人们在追逐某个目标的过程中一定不能少了激励,但是我们没能将这种激励实体化。

我们经常看到有好多人试用 Everest,但是之后在遇到某些使用障碍后,都立刻把这款软体抛在脑后,然后在现实生活中又因为某个契机倍受鼓舞,又想起来了这款软体也许能帮他实现目标,重新拾起来再用。我们本应该成为一款都能帮助跨越个人障碍的工具,让人们能够在使用过程中坚持下来,而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很遗憾没有做到这一点。

从一开始我们就确定这款软体要想帮助人们实现梦想,其最重要的环节就是促进人与人之间的交往。

在线上有做一些用意非常明显的尝试,其中包括了允许人们留言,为某件事情欢呼喝彩,让大家能够相互鼓励,如果一个人看到别人也在完成与之类似的目标,那幺可以将实现目标的方法计划搬过来。这些尝试固然都不错,但是我们无法在线下寻找到可以规模化的方式。我们曾经试图在线下发起「梦想者计划」这个活动,帮助人们以「Kickstarter」的方式,在现实中来集思广益。但是那个时候正是我们试图让产品发挥作用的时候,线下的活动并没有很好的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反而让人们分散了注意力。

我们选择把办公地点定在了 Presidio,而不是跟其他新创公司成批出现在 Soma、Mission 或者 FiDi。

你的创业是需要创业环境的,如果身边有一群跟你有着同样创业进取心的公司,会给创业提供很好的助力。其良好的氛围,人员之间的走动会让你变得消息灵通,资源共享。一个良好的创业环境必不可少。

我们把太多的时间都放在了前往参加各种大会的路上,而且因为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很多工程师都不愿意到我们这里来工作。本来我们选择这样一个稍显偏僻的地方,觉得这样可以使得我们心无旁骛,专注于创业本身,但是没想到弊大于利。

最关键的成败总结有关产品层面:有关用人层面: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PeterThiel看上的公司却在2年内夭折,Everest
PeterThiel看上的公司却在2年内夭折,Ev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