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史光庆

回顾2013年,震惊美国媒体与政坛的其中一项大事件,就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承包商职员史诺登(Edward Snowden)揭露国安局以反恐之名,大规模监视国内外千千万万,小至普通互联网用户,大至他国最高领袖的电话与网络通讯,严重侵犯隐私权。

目前被美国政府通缉的史诺登身在俄罗斯避难,但他所「盗取」的国安局监视计划秘密档案,依然继续由他之前所接洽过的数名记者发表在美欧各大主要媒体。

(延伸阅读 : 不必监听通话内容,美国就能吃定你:史诺登的稜镜揭密)

不再尊奉客观中立原则

与这名吹哨者合作密切,也是首个报导这些秘密档案而红起来的自由职业记者格林华德(Glenn Greenwald),在处理这一系列报导的手法受到许多传统新闻从业员的质疑与批评,因为他在这个课题上,不仅是揭露档案的记者,同时也是最严厉批判美国政府监视政策的运动分子(activist)。

也是民权律师的格林华德完全违反传统记者在报导时,必须保持中立客观的準则,无论是下笔还是接受访问都毫不掩饰自己的立场,力挺被美国政府指控从事间谍活动的史诺登,并向欧盟与巴西国会力证美国的不是,也尝试游说巴西赋予史诺登政治庇护。

不过,格林华德的做法获得主要提倡新媒体的新闻从业员和学者的支持,再次重燃这个在美国新闻界延续了几十年的辩论:记者是否应该保持中立客观?

这场论战的高潮就是格林华德与《纽约时报》前执行编辑比尔凯勒(Bill Keller)这位资深报人,一来一往的电邮辩论。两人长达7页的交手记录刊登在10月27日的《纽约时报》。

记者中立客观的报导其实是种失职?「X这幺说,Y这幺回应」,读
着黑西装者为《纽约时报》前执行编辑比尔凯勒(Bill Keller)。

比尔凯勒主张主流媒体多年来所格守的客观中立原则,能製作出更具公信力和影响力的报导,虽然格林华德不否认这一点,但他指出这个模式同时也产生许多恶劣的报导,甚至一些削弱新闻专业的「毒素」,因为记者儘管知道真相,但是为了保持中立而刻意避免表达任何意见或具有判断性的句子,结果报导沦为一种「X这幺说,Y这幺回应,但我不会釐清双方争论」的方程式。格林华德强调记者除了报导「X这幺说,Y这幺回应」,还必须勇敢点出「Y的回应是失实的」。

比尔凯勒则反驳说,记者隐藏本身立场是为了避免影响报导的倾向,选择由证据与事实道出真相,因为一旦记者公开立场,很自然就会尝试捍卫本身立场,更想要隐瞒部分事实或避重就轻让报导更倾向于自己的看法。

然而,格林华德一针见血地指出,难道隐藏本身立场,摆出一副客观中立态度的记者,就不会扭曲报导吗?更糟糕的是,中立客观的招牌让他们有更大的空间来误导欺瞒读者,因为读者无法了解这位记者的立场。相反的,格林华德,选择在报导里诚实地表达立场的记者,因为对读者毫无隐瞒,更能赢得公信力。

过去30年来,美国主流媒体公信力持续滑落(2012年的一项全国调查显示,只有56%的受访者对主流媒体的公信力持有正面态度),是许多美国媒体人与学者非常关注的一项危机。

近年来,主流媒体备受诟病的两大失误,就是在2003年为小布希政府背书,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力武器为理由而发动战争,最后发现毫无证据来支持这个开战理由;以及无法监督华尔街,未有预警酝酿多年,最后在2007年爆发的次贷危机,被指严重失责。

格林华德的论述,说明了美国主流媒体沦落的其中一个原罪。我在去年刚到纽约不久后,就碰上共和党出「奥步」,阻挡财政预算案以要挟奥巴马削弱医保法案,进而引发的美国联邦政府关门事件,当时就见识了美国主流媒体「X这幺说,Y这幺回应」的新闻方程式,一般读者根本无法从主流报导里判断谁应该为关门负责。

这块主流媒体失职所腾出来的空间,很快就被立场鲜明的新网络媒体所填补,例如倾向自由派的《Talking Points Memo》和《Mother Jones》。

区分偏袒与倡议的分别

谈回马来西亚,又有多少主流媒体是以中立客观为名,暗里(或公开)为当权者背书,採取拒绝判断或各打50大板的暧昧立场?但是,勇于表达立场的非主流媒体,包括奉行倡议式新闻(Advocacy Journalism)的《当今大马》,却被标籤为「反政府」或「偏袒在野党」,难以接触更多的中间与保守读者,因此经常需要考虑是否要放软批判性向中间靠拢以扩大读者群,进而提升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广告)。

记者中立客观的报导其实是种失职?「X这幺说,Y这幺回应」,读

然而,调整报导方针并非上上之策,民众对媒体的认识才是重点。身为一名明智的读者或用户,实在有必要分辨偏袒(biased)与倡议(advocacy)的分别,前者是刻意隐瞒或扭曲事实来误导读者的判断,从而让某方从中得益;后者则是以事实证据来论证立场,目的是毫不迴避地帮助读者看清真相,同时根据某些价值观,例如人权、平等与透明施政来进行判断。

事实上,中立客观并非是美国媒体的唯一标準,早在1900年代美国媒体就曾流行「扒粪记者」或「黑幕揭发记者」(Muckraker),他们通过调查式报导来推动改革,拥有非常强烈的新闻议程。

开创独立记者媒体模式

美国媒体人同样在思考「立场 VS 读者群」的难题,而目前大家所关注的其中一个焦点,就是格林华德与Ebay创办人欧米迪亚(Pierre Omidyar)联手筹办的新媒体集团First Look Media,期待独立记者与科技界亿万富翁的合作,是否能开创全新的媒体模式,为当下各种媒体危机寻找出路。

欧米迪亚已宣布将注入2.5亿美元来打造这个「以支持独立记者为核心使命」的媒体,格林华德也宣称,First Look Media将支援有强烈主见的记者展开工作,而非像主流媒体一样处处阻碍他们。这家新媒体目前仍未开通,一直在积极招兵买马,不仅网罗多位响噹噹的新闻从业员,也聘用不少科技专才和学者,包括在上个学期指导我的纽约大学新媒体教授Jay Rosen。

身在媒体不自由的马来西亚,我们更应该思考目前的新闻理念与态度,是否能建立更健全的监督力量?更自由的新闻空间?还是在助纣为虐,拖慢国家的民主进程?这篇文章只是粗略地分享美国新闻业的一些讨论,希望能引起更多的思考与讨论。

本文作者郭史光庆,来自柔佛峇株巴辖的甘榜男孩,在《当今大马》从事新闻8年后,获得傅尔布莱特(Fulbright)奖学金,目前在纽约大学阿瑟卡特新闻学院修读硕士文凭,主修新媒体与创新,同时努力吸收大苹果的人文、多元与自由养分。推特@kuangkeng,电邮kuangkeng@gmail.com

记者中立客观的报导其实是种失职?「X这幺说,Y这幺回应」,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