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符国际理事会条例 古迹不能拆了重建

“拆了重组重建,这种方式不是叫保护古迹,而是破坏古迹!”

槟城古迹信托会财政林玉裳指出,拆了又重建的保护古迹法是不被接受的,而且也不符合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的条例。

她在记者会上说,根据澳洲的布拉宪章(Burra Charter),任何古迹建筑物是不能够拆了又建,任何建筑物的所在地都有其文化的重大意义,建筑屋、工程或其他元素都必须保留在其历史地点上。

她解释,布拉宪章是由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所草拟,而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又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咨询单位,乔治市当初申遗时,也是来自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所评审。

也是当初申遗委员会成员之一的林玉裳强调:“保留古迹的3大原则就是原料、技术和配置,没有这3大原则,就已经是破坏古迹。现在中路218号拆了又重组,这也等同购买旧砖块来重建一样,并没有保留古迹。”

她说,有人指在马来西亚也有拆了重组重建的案例,但是那些是木制的老屋,也是以整间屋子托起来搬迁的方式,而218号是砖制,其重建方式更复杂,因为不同的砖块有不同的吻合度,所以重建时是否可以确定原本的砖块是在原来的地方?

须检讨古迹建筑名单

林玉裳指出,市议会有必要检讨目前的古迹建筑物名单,218是属于2级古迹,但是也惨遭拆除,市议会的批准信中是阐明修复与修改(Pemuliharaan dan Pindaan),而不是拆除(Pencerobohan)。

她更以当年国阵执政时期,市议会执意要百丽宫必须保留St Jo’s教堂,导致该发展商必须额外花费一笔庞大的费用,将教堂在原地撑起,之后在发展计划竣工后,再置回原地。

“当年的市议会可以这样强制要百丽宫发展商如此的保留古迹建筑物,为何中路218号古迹却不能用一样的方式?”

丽阳Tropicana 218高楼涉4古建筑

丽阳Tropicana218高楼发展计划涉及4间古迹建筑物!

林玉裳根据1893年的地图指出,从安顺路到太子路的中路地段,丽阳Tropicana218高楼发展计划地段其实是涵盖4所建筑物,门牌是216A、216B、218和218A,而当中3间已经拆除,最后一间就是最近引起争议的218号。

本地建筑师周荣炎作品

“根据槟岛市议会在1993年的普查报告中,还特地指出该路段是因为2栋建筑物而有历史价值,其中一间就是218号,如果市议会都肯定了218号的历史价值,为何还会批准拆除?。”

她说,在未卖给发展商之前,218号的前业主是前水务局主席甘有池家族,建筑物是建于1893年前,此外,该建筑物的历史意义也是因为它是本地华裔出色建筑师周荣炎的其中一个作品。

“周荣炎是大马第一个获得英国皇家注册的华裔建筑师,他也曾经在着名的建筑公司Neubronners服务。”

被称“收音机风格”

林玉裳推测,周荣炎装修218号的门面后,也建筑起周边的216、216A、216B和218A号,因此整排5间都是同一系列,由于外观有如旧时的收音机,因此被称为“收音机风格”。

此外,周荣焱在槟城的作品也有乐台居、中华总商会会所、曼谷巷的整排住宅和装修椰脚街回教堂。

她也透露,其实在1993年市议会的普查当中,有列出中路共有16栋建筑物是属于古迹,包括门牌199、123、131、133、135、139、177、216、216A、216B、222、228、234和240。但是如今所剩无几,所以市议会有必要从中路和红毛路开始,将没有在古迹名单内的古迹建筑物,列入古迹名单内。

槟民政党促建筑师解释 古建筑拆除过程

中路218号风波未了!槟州民政党促请中路218号高楼发展计划建筑师杨翼图出来厘清一切,解释这个古迹建筑物的拆除过程,以解开各造的疑团,并交代是否真如坊间谣传般,有朋党在背后操控整个计划,到底有没有朋党主义,有个人或者财团挂钩吗?

民政党槟州联委会秘书胡栋强促请丽阳Tropicana218高楼发展计划建筑师杨翼图,针对中路218老屋拆后原地原料重组事件出来解释,不要再逃避问题。

他认为,杨翼图身为该计划的建筑师,有必要对此解释,何为原地原料重组?以一解掌管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的行政议员曹观友和市议员林马惠等各造的不满和疑问。

他今日连同民青团团长方志伟、执行秘书黄志毅及委员卢界燊在记者会上,这幺指出。

未解释如何原地重组

“在过去一个月,我们一连数次对此事召开记者会,促请槟岛市议会及杨翼图回应,但迟至今日有关当局却毫无动静,曹观友只在8月8日带领媒体前往拆除后的解体物的收藏地,但并未解释如何原地原料重组。”

他说,该计划建筑师杨翼图有责任亲自向公众和保护古迹人士,公开解释这项计划的真相,包括在拆除的过程中是否有录影做记录?

而其所谓的原料原地重建又是如何?该古迹建筑物会重建的地点在哪里?杨翼图也应该出示发展计划的图测和槟岛市议会的批准信。

他强调,杨翼图在7月9日向本地一家报章指出,该古迹建筑物会原地原料重建,但原地的意思是一寸都不可移。

他说,该拆除工程是在没有拆除古迹和重组指南下,就批准和允许发展商拆除该老屋,所以当局应该出来解释清楚。

他说,爱护古迹人士也通过各种方式了解,探看该古迹是否还会原地原料重组,包括他们在没有被邀请的情况下出席曹观友主持的记者会,及通过报章发言表示对这种修复古迹的方案感到质疑,然而都无法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杨翼图:确定原地重建

中路218号高楼发展计划建筑师杨翼图强调,被拆掉的该古迹建筑物确定会在原地重建,并且重建的图测也已获批。

他接受《》询问时说,该公司已经鉴定也围起该重建地点,即原本的地点,而该图测也已经获得槟岛市议会的批准,惟目前还未动工。

针对民政党要求公开图测时,他表示谁都可以参考,不过最终的图测还没定案,因为还需要测量师做阻挡层的部分。

“要动工是需要槟岛市议会、建筑师、测量师、工程师和古迹局做最后的定夺才能进行,比如最终的准线(alignment)是需要有科学性的做法。”

雇教授监督工程

他指出,该公司雇请来自理大的加法教授监督拆除和保留该建筑物,他们是根据加法教授的指示和教导行事。

“所以我们要建什幺在场地上,都有通知古迹局和市议会,而且也是根据程序及听从古迹专家的意见才进行。”

他说,他是建筑师,在古迹方面并非专家,因此才会雇请加法教授来指导。